• 没有推荐家校互动
  • 井底之蛙,这是个问题
    【字体:
    井底之蛙,这是个问题
    作者:yssxenj    家校互动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60    更新时间:2015/6/12
    这场故事的起因似乎可以追溯的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堂语文课上,当时老师正在和小朋友们讲井底之蛙的故事,故事说到一只小鸟来到井边和井底的小青蛙唠嗑,说到天的大小,小鸟说天很大,然后受到了青蛙无情的嘲笑,说天就井口那么大,至于嘛(由于这个故事耳熟能详我就讲到这儿了)。这个时候一个小朋友A举手发言,问说,小青蛙它确实只看到了天有井口那么大,又没有说谎,我们怎么可以斥责一只诚实的青蛙呢?老师被这个问题准确的噎住了,脑中灵光一闪,说,你们怎么看?没想到小朋友当中还人站起来,小朋友B出场了。他说,虽然那只青蛙很诚实,但是它问什么不想想小鸟说的话呢?所以它是一只诚实的笨青蛙。小朋友A哑口无言,整场辩论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
      由于这个段子相传太久,是由我妈告诉我的。而不幸作为当事人的我本人并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么精彩的回复,只记得当时学青蛙瓮声瓮气地说台词受到了全班的一致好评。所以现在想想还是就把这事儿作为个段子吧。
    这两天又和娘亲大人聊起了关于井底之蛙的问题,结果讲着讲着,居然把整个故事讲出来完全不同的感觉。突然发现,其实这个故事讲得非常深。
      其实读者可以看到这个故事以后一眼认出青蛙是傻子是因为他们站在上帝视角做出了如下几个假设:第一,小鸟由于会飞,已经见多识广,起码知道天是什么样子;第二,青蛙住在那个井里没见过世面;第三,对话双方只涉及小鸟和青蛙两个;第四青蛙说出的言论完全出于无知。
      但其实如果我们将这个故事赋予一定的现实意义,我们会发现青蛙很有可能根本不想出去。对于青蛙来说那口井里很可能生活着他的爹妈,他的爷爷奶奶,甚至是自己暗恋的邻家小青蛙。离开那口井千难万难不说,很有可能一去便成诀别。小青蛙熟悉这井底的一草一木,然而一旦要离开那里,外面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不同于出国,因为出国的时候还有明确的目的,而且知道外面的世界更好。真要类比的话应该是生活着清朝乾隆盛世的八旗子弟小青蛙遇到了来自拉不拉卡酋长国的小鸟,小鸟说外面的天大的很呐,青蛙怜悯的看了它一眼,大笑三声,扬长而去。
      其次小青蛙即使出去了,故事也未必会像那样发展。小青蛙如果在外面阅尽人间繁华,那么当它回到洞里的时候,它会崩溃。之前许多人抨击将城市孩子和乡下孩子互换一段时间的电视节目《变形记》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多农村孩子在城里见过好日子了以后回去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生活。他们既没有办法再踏踏实实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也没有办法实现自己在城里看见的那个繁花般的梦。他们荒废在了这个差距里。最可怕的是给人以希望,告诉他这是现实,再将他们拉回现实,不得超生。当然故事里的小青蛙可以不回去,它会开心吗?故事的答案在连续剧《北京人在纽约》里面。
      也可以将这个理解为奋斗史。还在上高中的小青蛙被告知井的外面有一个多彩的世界,有北大山,清华湖,武大樱花林什么的,只要被一个叫高考的弹射器弹出去就能到了。青蛙出了井以后并没有看见那些美丽的景色,只是看到很多很多别的井——遍地都是坑。青蛙掉进了诸多坑中的其中一个,各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总是把这样一个故事讲的这么令人难过也确实不太好,那么这样,不妨讲出一个传统的浪子回头的故事。比如小青蛙终于出了那口井,越过高山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经历了一系列又一系列的故事以后,他终于发现,自己原来生活的那口井才是自己的归属。最终他回到了那口井,娶了邻家小青蛙,生了一窝。若干年以后一直少不更事的小鸟过来和他的孩子说,外面的天空可大了。他笑着回答小鸟,朋友,别开玩笑了,天不过井口那么大,那里用飞那么远?你看,平平淡淡才是真。
      井底之蛙是真的可以讲出这种感觉的,只要换一个名字,在那个我们嘲笑的结果里就会诞生出另一个寓言故事,因为青蛙不离开那个地方是理性的选择。以前学经济学入门的时候接触过一个术语叫做机会成本,意思是你做出这个选择时可能损失的最大可能性的价值,就是你做出这个选择的成本。在青蛙的选择里,只要他选择出去,他的机会成本几乎就是他拥有的一切,而他会拥有的,是一个虚幻缥缈的可能性。
      我们能够觉得井底之蛙可笑其实是一件莫大的幸事,因为我们可以在那一刻站在全知全能的视角鸟瞰众生。但是请不要就此去嘲笑青蛙。在那只名叫哥白尼的小鸟落在井边之前,在井底的亚里士多德还在仰望着地心说的天空沾沾自喜着;牛顿告诉人们之前在蒙昧的井里,并展现了经典力学3大定律的天空;然而一直到300年后爱因斯坦才用相对论告诉人们,他们只是在另一个井里呆了很久很久。事实上我们到今天也完全无法证明自己不是在井里,挖着泥巴沾沾自喜。或者说,如果我们坚信人类的文明还会往前迈进哪怕一点点,那么我们如今井底之蛙的处境可以说是必然的。我们或许一直在井里。
      如果说这个故事在给予我们这个如此烦人的结论的同时还给了什么的话,我想应该从青蛙那句话开始理解起:“朋友,别说大话了,天不过井口那么大,还用飞那么远吗?”
      我们其实觉得真正有教育意义的不是无知本身,而是面对无知的自大。这个故事中,青蛙是无知的,因为它竟然不知道有天;小鸟是无知的,因为它只是在和青蛙说自己知道的,青蛙过得怎样,生活环境如何,它不知道也不关心;甚至读者也是无知的,井外面有什么,大家也不知道。正如我之前所编的故事一样,这个故事的结局其实是开放的,而故事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青蛙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我们怎知道该乘风破浪还是安贫乐道。我们可以无知,但不应该在无知面前装作什么都懂。而那份出于无知的自大,才是这个预言真正抨击的对象。
      我的故事本来应该在这个地方结尾,毕竟一路下来落在这个结论上已经足够完整,但是我必须指出,井底之蛙的另外一个解法。就像前面所述,井底之蛙其实是一个永远循环下去的怀疑。我们永远无法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井底之蛙,或者说我们注定是井底之蛙,因为毕竟人类文明的车轮还在滚滚向前,新的发明和发现永远会证明我们现下的无知。那么,或许安贫乐道也不错。第二个解法是放弃怀疑,与这个世界安静的达成一种和解。不管我们如何忙碌于思考与怀疑,门外我们也是芸芸众生,忙着生老病死,在这个井底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我们是如此的无所谓,后来者们其实也难得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来梳理我们过往的时光然后认真的嘲笑我们。我们只是开开心心的普通人,所以也没必要非要和世界死磕到底。如果再有那些外面来的小鸟妄图拯救这样的生活,我可以用嘲笑回复说,我在这样一片井底,挺好的
    家校互动录入:yssxenj    责任编辑:yssxenj 
    相关家校互动
    没有相关家校互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Emaill
    评价等级
    Reset
    江西省新余市渝水三小 网站备案:赣ICP备15005565号-1
    江西省新余市渝水三小信息处承办 站长信箱:sxhuxd@163.com
    学校地址:新余市解放西路95号 邮编:338000 电话:0790—7083190
    回到顶部